学术交流ACADEMIC COMMUNICATION
基于山水特色格局保护的兰溪城市景观风貌控制研究

作者:柳上晓  日期:2016-04-14  字体:【

【摘要】 全球化浪潮中,城市变得千城一面,丧失个性。一个城市是否具有吸引力、竞争力,关键是看它的文化要素。未来城市将不以功能论高低,但以文化论输赢。新近召开的全国城市规划建设工作座谈会上也提出,要牢牢把握地域、民族和时代三个核心要素,为城市打造靓丽名片,留住城市的人文特色和历史记忆。作为典型的“水穿城”型的三江口城市,研究兰溪城市景观风貌控制,有利于为中小型山水城市景观风貌控制提供借鉴。

【关键词】景观风貌、控制、保护

 

1、引言

    兰溪曾被誉为“天下江南”,有“小小兰溪赛苏杭”之美誉,是中小尺度的江南山水城市。历史上的兰溪,因县西兰阴山下有溪,崖岸多兰茝,故名兰溪;发展中的兰溪,城水相依,水城相融,并促成“三江春水抱城廓,两面山色锁烟霞”这样独特的山水城市景观风貌。

image002.gif

    近年来,随着兰溪城市经济的迅猛发展,城市用地的紧张、建筑技术的进步,高层建筑不断涌现,在三维上逐步打破兰溪原有城市低平化的发展模式,导致城在山中但不见山,景观价值屈从发展、城市轮廓线缺少韵律感、原有城市尺度失衡,城市特色丧失等城市问题。基于兰溪山水特色格局的维护,架构兰溪城市景观控制体系,引导和塑造城市特色风貌是文章的立意所在。

 

2、审视城市发展与山水格局的关系

2.1兰溪是典型的“三江口”城市

    兰溪城内,衢江、婺江在三江口交汇后汇入兰江,江中有沙洲,江两畔有云山和横山,山上有能仁塔与聚利塔。“两山双塔,三水三洲”是兰溪山水格局的一大特色。从城市发展上看,自唐代建县开始,兰溪城市发展大致经历以下4个阶段:唐建县至民国的依江靠山时期,民国至解放后的依山跨铁路时期、解放后的跨江西进时期以及新时期的跨江西进,沿江南拓,四个阶段的城市发展演变始终围绕着三江口区域。从文化底蕴上看,兰溪至今已有7000多年的历史,三江口区域是兰溪核心文化景观资源的载体。这里有历史上的兰溪八景,这里有天福山、金钟岭、桃花坞三个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这里是兰溪文化底蕴最厚重的区域。从城市活力上看,三江口的中洲岛是当前兰溪最具城市活力的公共开敞空间。可见,兰溪是典型的“三江口”城市。

2.2“三江六岸,沿江发展”是兰溪城市未来发展趋势

image004.gif

    分析当前兰溪跨兰江西向发展的整体趋势,首先,一定程度上背离了与金华联系的经济主通道,不利于城市经济发展;其次,兰江新区有“摊大式”发展的趋势,城市特色不易凸显;再次,三江六岸的核心景观资源未能得到挖掘。新一轮的城市发展,不能仅仅停留在优化老城与建设兰江新区的“离江”发展模式上,城市发展应该回归到三江六岸,紧紧抓住城市各组团功能的分工协作,突出三江交汇的特色。将三江六岸作为兰溪城区的核心景观资源,以三江六岸为城市骨架,强化沿江的公共性和文化性,作为带动城市发展的核心景观功能轴。

2.3从“人”字山水格局走向“木”字大山水格局

    基于“三江六岸,沿江发展”的趋势判断,未来兰溪将从兰江、婺江以及衢江的“人”字型山水格局走向与“云山—兰江”与“上华—赤湖”的功能十字轴叠加形成的“木”字大山水格局,从而使山水格局真正融入城市发展,打造山水城交融的新格局。

3、山水特色格局保护为核心的城市景观风貌控制思路

3.1以三江口保护为目标的城市景观控制

image006.gif

    “三江口”区域是兰溪城市的中心,也是城市景观风貌的核心。从城市衍生之后直到20世纪,围绕着“三江口”建设的城市建筑均以低层和多层为主,形成了山水城和谐发展的典范。随着21世纪滨水价值被人们重新认知,兰溪三江口区域的高层建筑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对城市景观造成了难以修复的影响。

    基于“三江口”的特殊性以及景观价值的唯一性,以此作为架构兰溪城市景观风貌的基础,形成“内城山水外城兴”的圈层式景观保护体系。以兰溪市人气最旺的巨浸卧虹(中洲公园)为圆点,3千米半径圈内,明确平沙落雁、婺江大桥、衢江大桥三个山水景观控制点。通过山水景观控制点与能仁塔、聚利塔的关系,将兰溪城区划分为若干个景观分区,形成圈层式的景观保护格局。内城显山露水,严格控制城市高度的同时,保护老城历史文化。外城合理引导高度簇群,展示新时期兰溪城市形象。

3.2基于显山露水理念的城市景观高度控制

    在城市土地集约利用的前提下,城市将不可避免地走上立体发展的道路。而“显山露水”无疑是山水城市景观高度控制的核心。

对于核心保护区,如显山露水核心区及双塔严控区,必须采取“一刀切”式的控制方式:显山露水核心区内要求兰江、衢江、婺江三江动态视带上望双塔,视线不受阻挡。该区域内严格禁止建设高层住宅,建筑以多层为主,高度控制在18米以下;双塔严控区内要求建筑以小高层为主,建筑高度控制在27米以下。对于山水影响区以及山水过渡区,提取与城市发展联系密切的核心山水要素,作为限制城市高度的要素。如老城山水影响区内需处理好与能仁塔及云山的关系,原则上要求建筑高度不得突破背景山脊线高度。而对于外围一般影响区,考虑距离城区较远,土地价值较低,原则上建筑高度不受控制,同时鼓励建筑的集约化建设。

image008.gif

老城山水影响区高度控制原则

image010.gif

老城山水过渡区高度控制原则

3.3采取数字虚拟模型的景观控制方法

image012.gif

    采取虚拟现实技术应用的景观控制手法,建立兰溪城区数字景观模型。通过核心视点的选择,对现状区域或拟建区域进行景观模拟分析,对预期效果进行提前预知,以达到规划预控制的目的。

具体应用上,选择最不利视点,通过透视关系,模拟城市拟建设高度与背景山体的关系,通过辅助视点的景观复核,来确定重点区域的景观高度控制与城市天际线的塑造。

3.4“三江六岸”特色塑造的城市景观控制要求

image014.gif

    水系跟城市空间关系,主要分为城襟水、水穿城、水绕城以及城含水。兰溪市兰江、婺江、衢江三江汇流,城水关系主要为“城襟水”。为求在江对岸有良好的观景视线,避免江对岸望城呈现一堵墙式的布局,根据江河与城市空间距离,将兰溪城区沿江区域分为临江区、近江区以及望江区。江对岸人30度视角望城视线控制建筑高度,从而实现具有层次的天际线效果。

    在城市天际线韵律塑造上,以“舒缓优美型,精致和谐的江南小城”为目标,合理引导城市高层簇群分布。将聚利塔和能仁塔作为城市的一级控制点,以维护城市山水格局,二级控制点和三级控制点与城市中心与片区热点相结合,形成具有变化与兴奋点的城市天际线效果。

3.5与历史文化保护相契合的景观协调控制

    兰溪是省级历史文化名城,为传承与延续兰溪文化历史,协调历史街区与周边建筑的关系,避免人们在感受兰溪历史时受到新老建筑对比的强烈反差。严格控制历史街区及周边区域,在历史街区风貌协调区外围划定历史街区影响区,要求历史街区高度影响区内建筑高度不得高于历史街区内传统风貌建筑高度的2倍,同时提出对建筑风貌、形式等的具体控制要求。

4、风貌控制的实施路径探讨

4.1必要的非法定规划

   从规划的法定性角度看,风貌规划并未在《城乡规划法》明文出现,即属于非法定性规划。它的编制依据、审批依据尚未有明确的规定,如何实施更没有统一的认识。从城市发展的必要性角度看,风貌规划弥补了总体规划强调城市发展战略,控制性详细规划侧重城市用地实施,修建性详细规划局限于局部区域的缺陷。从宏观层面总体把握城市格调,引导和控制城市风貌。在城市发展只追求GDP增长、城市特色逐渐缺失的时代,风貌规划的地位越显重要,越来越受到地方政府的重视。

4.2与控规相衔接的实施路径

    作为非法定性规划,风貌规划如果只侧重于规划策略的提出,最终只能流于形式。在具体的工作中应衔接宏观—中观—微观三大层面的关系,宏观层面提出具体的风貌定位、风貌控制措施与策略;中观层面深化控制内容,从“分级—分区—单元—地块”四个层面,以控规导则的形式予以落实。其中控制高度、容积率、景观视廊等应刚性控制,建筑体量、色彩、材质等进行弹性控制引导,便于与控规编制无缝对接。该项环节也是风貌控制规划得以落实的关键;微观层面主要是对重要景观节点提出具体的风貌控制示范。

4.3基于行动规划的风貌落实

    行动规划是围绕政府工作目标,立足于近中期的实施计划。旨在通过对空间资源的整合,重点提升兰溪的人居环境品质,形成近期建设的亮点。

    要风貌规划真正得以实施落实,一方面要通过策划具体的风貌提升行动,为政府决策、特别是空间发展决策提供科学依据和有价值的参考;另一方面要侧重城市风貌特色的展示与宣传,通过形象包装、旅游策划、品牌的对外宣传等,将城市特色风貌进行推销,从而得到市民和社会的认可。

5、结语

    有人说,中国的城市“南方北方一个样,大城小城一个样”,“走了一城又一城,不知此城非彼城”。可见,我们正面临着一场“城市特色的危机”。

兰溪天生丽质,不能因为处在城市快速发展阶段,而湮没在城市化的浪潮中。需要我们通过城市景观风貌控制,避免同质化发展,不断努力去凝炼、展现、彰显城市特色,进而引导提升城市品质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