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ACADEMIC COMMUNICATION
景观生态学视角下的景观规划建设策略研究 ——以临汾市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为例

作者:李雯莉 曹锦震 孔 昉  日期:2016-04-14  字体:【

[摘要] 城市景观不仅指视觉范围内各种事物构成的物质表象,更应当包括城市生态结构的反映。本文以临汾市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景观生态建设为例,探讨了运用景观生态学原理和方法分析区域生态要素,研究区域生态空间结构,并且生成基于生态完整性的城市景观建设策略。

[关键词]景观生态学;建设策略;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

 

Research on the strategy of Landscape Construction from Ecological Tactics

——With Laoju River district in Linfen as an example

[Abstract] City landscape means not only the material phenomena within the visual view that is made up of various things and events, but also the ecological structure of the city. This paper, taking Laoju River district as an example, explores the principles and means of analyzing the ecological factors, studies the pattern of ecological space, in order to find the construction tactics on ecological integrity for city development.

[Key word] Landscape Ecology, Construction tactics, Laoju River district

 

1 研究基础与意义

景观生态学的概念是德国植物学家Troll 1939年在利用航片解译研究东非土地利用时提出来的,是研究景观单元的类型组成、空间配置及其与生态学过程相互作用的综合性学科。空间格局、生态学过程与尺度之问的相互作用是景观生态学研究的核心,目前国际上以欧洲景观生物学派和北美景观生态学派最为著名。本文关于景观生态学理论的探讨及观点与注重景观格局和功能等基本问题的欧洲景观生态学派更为接近,强调景观的多功能性、综合整体性。

文中所称“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 (下称“生态建设片区”)主要指临汾市中心城区范围内309国道与108国道连线以南、华康路以北部分,总面积约23平方公里。从土地类型上分析,该片区为临汾盆地的有机组成部分,涝河、洰河自西向东与汾河汇聚于西侧,两大水系形成巨大冲沟,前沿陡坎明显,河谷低地两侧台面完整,内部地势平缓,整个片区内的建设用地主要分布在三块台地内。落差巨大的陡坎是片区最具特色的景观特征之一。目前,该片区特色景观破坏严重,环境问题突出,城市建设对自然环境的破坏性作用日趋明显。

本文以生态景观学理论为基础,通过对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的景观特征要素研究,提出相应的景观建设策略,以期为片区建设用地总体布局及相关层次的规划编制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2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景观生态特征

image003.gif

1)区域生态要素组成

在区域景观的组成要素中,地形地貌是景观形成和分异的主导因素,水系、植被可视为各要素相互作用的综合反应。因此,以地貌为基本线索对生态建设片区的生态构成要素构成进行简要梳理。

地形地貌:东西狭长形状,地形标高为428米至470米,地势为东高西低,涝、洰河两侧有高差比较大(最高达30米)的陡坎。陡坎主要分布在涝河段和洰河段,下游涝洰河地势较为平坦。

水系:片区水系主要由涝河、洰河两条水脉构成,分别发端于距离片区13公里的涝河水库及7公里的洰河水库。目前,片区内水体污染严重,水质为劣五类水。

绿化植被:临汾盆地以杨树为主要林木,也有柳树、臭椿、芦苇及野生草本植物,经济林为酸枣、柿子等,耕地以玉米、小麦种植区为主。

2)现状生态格局特征

 

图2 现状生态要素构成图

 

image004.gif

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生态景观系统在涝河、洰河流经形成的台地、陡坎及冲沟中展开。由高差不等的陡坎构成天然的生态景观分界线,季节性水面点缀于河谷地带之中,形成丰富的区内竖向空间变化。现状生态格局各组成要素及构成模式如图示(图2)。

生态斑块特点: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以自然斑块为主,且斑块数量多,形状不规则。景观体系中的生态斑块主要是各不相同的功能分区之间呈连续岛状镶嵌分布的格局。这些斑块是各具功能,相互联系,分工有序的基本功能单元,即生态元。

 

图2  景观要素及生态构成模式

 

生态基质特点:在景观要素中基质是占面积最大、连接度最强、对景观控制作用也最强的生态要素。作为背景,它控制影响着生境斑块之间的物质、能量交换,强化和缓冲生境斑块的"岛屿化"效应;同时控制整个景观的连接度,从而影响斑块之间物种的迁移。

生态廊道特点:生态廊道主要由水系廊道和设施两道两种类型构成。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以水系廊道为主要骨架;设施廊道主要是公路、街道等地面交通网络构成的廊道体系,以交通网为纽带的人工景观廊道搭建片区景观的基本格局。

 

3 景观生态建设中的主要问题

image006.gif

1)生态斑块面积大,但品质不高,联系性弱。

    现状中生态建设片区内生态斑块面积较大,但分布较为集中,且品质不高,没有形成理想的斑块格局。现有面积较大的绿地斑块只有华康路沿线的龙湾园生态公园绿地、尧贤路与华康路交叉口东北角的现状樱花林、涝河与洰河交汇处的自然湿地及若干河谷地带原生态林,自然斑块尚未得到有目的、有规划的组织开发,且伴随着人工设施建设活动加剧,自然绿色斑块整体格局处于不稳定状态,面积不断萎缩,数量不断减少,尤其是在靠近村庄及城市建成区附近,原生态的绿地斑块受“蚕食”的现象屡见不鲜。

2)生态基质特色不强,破碎度较高。

生态基质作为生态保护与控制活动的基底背景,在控制城市生态建设和扩散格局方面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现状情况来看,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的台地生态功能区内基本以作物种植为主,少量地块存在地表裸露现象,生态基质对其内部生态要素的控制和影响作用非常弱;河谷生态功能区内环境问题更为严重,原有的水系河道肌理破坏严重,未经处理的建设用地随意地插入滨水空间,造成了断裂的缺乏层次感的景观片断,例如沿华康路、南同蒲铁路沿线的陡坎下以及对外交通沿线水体边界,绿地及其他功能的生态基质保护与控制进度远远落后于其他的城市建设活动。

伴随着临汾市对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开发力度的加大,城市建设用地扩张速度加快,城市商业开发造成的自然滨水景观基质存在进一步破碎的可能。

     3)城市生态廊道建设滞后

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内由于河谷与台地高差较大,黄土陡坎地质不稳定,除了以水系生态为联系的自然廊道脉络较为清晰外,以交通廊道为纽带的生态联系尚未建立,台地间的生态斑块与外部的山水环境成为相互独立的功能区块,现状廊道缺少连续性,且廊道宽度不够,构成比较单一,没有与斑块很好地融合,整体连续的廊道网络尚未形成。

 

4 景观生态建设规划策略

image008.gif

    无序开发是生态破坏及各种环境问题的主因已达成共识,因此人工建设活动必须保持生态格局的要素完整,生态斑块、基质与廊道的格局呈现动态平衡的良性循环,并且与城市建设的开发进度呈现协调一致的状态。这种建立在平衡协调基础上的生态景观建设才能体现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的最大特色。

    根据生态化设计的要求,针对片区自然生态系统三要素——“斑块、基质、廊道”,提出以下具体规划设计策略:

(1)生态斑块建设需与片区发展速度相协调

增加绿地斑块,加快生态公园的景观建设,构建以“五湖”为核心的公园体系。

芦影湖、映月湖生态斑块位于涝洰河水系下游,它通过地势渐缓与周边的用地保持较好联系,同时位于整个片区的地理中心位置,应将其作为重要的生态斑块加以建设和保护。

位于华康路沿线的玉林湖、留芳湖、平阳湖周边分别建设片区级景观节点,加强这些生态绿地之间的景观联系,使其能通过彼此触角的延伸结合在一起。

引进自然生态斑块,增强城郊生态林区建设

涝洰河生态建设片区汾河生态廊道是中心城区最重要的水系通廊,涝河、洰河水系在片区中部南同蒲铁路西侧汇聚后汇入汾河,重点保护三河交汇处的生态低地环境,引入汾河景观轴线,可以加强整个涝洰河生态网络与城市整体生态格局的融合。

从长远期建设来说,可以考虑从更大范围引入更多的生态斑块,如108国道沿线的林地斑块,城市东外环路以东的涝洰河上游河谷湿地。这些生态斑块的引入,可以加强生态片区与外围区块的景观联系,在更大范围实现生境融合。

保护和恢复城市湿地系统

要保护位于河流谷地的现状湿地,保持湿地系统的生态完整性,在对湿地景观的整体设计中,应以整体和谐为宗旨,利用原有的景观因素进行设计;在植物配置方面,应利用或者恢复原有自然湿地生态系统的植物种类,保持地域的生态平衡。

(2)城市基质保护及修复

    溶解封闭公园,增加城市绿色基质数量

孤立、有边界的公园应该溶解,如屯里镇中心的社区绿地,并以简洁、生态化和开放的绿地形态,渗透到居住区、办公园区、产业园区内,且与城郊自然景观基质相融合。

保护特色农业基地,扩大城市绿色基质面积

根据霍华德的田园城市理论模式以及日本筑波科学城保留大片农田的实践经验,建议将生态建设片区周边屯里镇、乔李镇的特色农业基地——小麦种植基地和经济林基地作为城市景观生态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将保护特色农业作为未来片区景观建设的措施之一,使大面积的农业基地作为生态基质的溶液,渗透进入邻近的功能片区。

(3)城市生态廊道建设须与城市扩张活动相统一

注重城市生态廊道建设,为以后更大规模的城市空间内形成良好的廊道网络打好基础。

利用在国道、省道以及高速公路的边界,在绿化组织上注重衔接的自然,道路绿化注重现有树种的丰富和本地植物的运用。现状片区内主要自然廊道包括沿涝河、洰河水系廊道,应加强连续性建设,弥补其形态上的缺陷,与功能区内部的水面加强生态功能互补;建立城市对外交通及内部道路系统的合理框架,使其成为连接各个生态区块和景观节点的纽带;建立片区非机动车绿色通道,利用其延伸至郊外的自然景观之中,与区域景观系统连接起来,同时将郊区的自然景观和生态服务功能引导至片区之中。

 

 

 

 

[参考文献]

[1] 沈清基,城市生态与城市环境[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1998

[2] 王祥荣:生态与环境——城市可持续发展与生态环境调控新论[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00.

[3] I.L.麦克哈格,芮经伟译:设计结合自然[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2.

[4] 黄耀志、张康生:山地城镇生态化开发建设和景观营造方法的应用实践[M].苏州科技学院学报(工程技术版),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