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ACADEMIC COMMUNICATION
基于文化视角和发展理念的城市景观风貌控制研究 ——以漳州市城市景观“四线”规划为例

作者:黄文柳  日期:2016-04-15  字体:【

    在当前快速城市化发展背景下,全国上下普遍存在着城市景观趋同和 “千城一面”等城市特色迷失问题,通过强化城市特色提升城市竞争力已然成为政府的关注热点。2012年漳州市委市政府提出,要在厦漳泉大都市同城化发展过程中“充分彰显现代化气息和个性化特色,建设以水为脉、以绿为韵、以文为魂的城市风貌”,并以“提升城市品位,打造城市特色,塑造城市魅力,寻求差异化发展”为目标导向, 科学设计“城市天际线、轮廓线、景观线、交通线”即景观四线的规划要求,并重点针对漳州近年来城市建设高度难以把控、九龙江沿岸轮廓线,城市门户入口形象特色不鲜明等问题,积极构建与城市建设控制管理相接轨的景观控制体系。

    基于对漳州城市风貌方面目标导向和问题导向的认识,规划提出了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的研究思路,以强化宏观总控性与微观详控性、框架整体性与内容全面性的有机结合:即在宏观上基于城市整体格局建立景观控制体系的角度研究控制城市风貌天际线和街巷滨水景观线;在中微观层面基于城市印象可识别系统的局部景观控制角度研究控制重要区域轮廓线和交通门户形象线。

1、研究方向——透过历史的镜头挖掘城市特色本质

    城市的地脉、文脉和史脉在不断交织影响的演变、发展与传承过程中,将精华积淀交融于各类城市空间场所之中,最终浓缩为一个城市的特色所在,并被人们所感知。景观,其内涵中不仅有客观存在的“景”,更是人们对“景”进行观赏之后的提炼升华。所谓城市特色景观,必然受到经济、社会发展背景和文化认同度的影响,相同的景在不同的历史发展时期有可能产生不同的特色认知。比如面对自然山水景观,古人可以创作诗词歌赋寄情于山水,现代人则很少因为环境的变化而引发或伤感或兴奋的情绪。但是在相同的文化基因下,我们却能通过山水环境与咏诵诗句间珠联璧合的交融,感知到古人当时的心境,对景观的认知又表现出高度的一致性。古往今来,这种对文化审美既表现出同质性、又存在时代差异性的表现,促使我们认识到:在开展各类景观风貌规划过程中,对景观特色的认知必须是具有时代演进性的;同时挖掘根植于城市空间中的特色DNA要素,动态思考如何在城市发展过程中推进特色DNA要素的演化与发展,才能使城市特色得到延续和发展。

    然而,在以往的城市风貌整治等各类景观建设活动中,总是将城市管理者表达城市财富、“打造”城市形象、体现政府政绩作为其重要内容,从而导致了以“城市美容”的建设方式抹杀了城市原有时代变迁的痕迹,割裂了城市空间的历史演进性。同时,当前越来越被重视的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城以及历史街区保护等,往往是针对特定的节点或地域所采取的文化空间保护,具有区域的局限性和文化的特定性,即使它们在体现城市特色方面绝对重要,但却难以将这种文化感染力渗透到城市的各个角落。

    因此,在本次漳州市城市景观“四线”规划研究中,突破了常规风貌特色规划路径,不再只针对特色风貌区域、街道、节点、地标、边沿景观五大要素进行分析,提出了景观规划“三观”的技术路线,力求从历史观、整体观和系统观三个方面出发,促使漳州城市景观特色在未来得到进一步弘扬与发展。即:基于历史空间格局的延续性,在历史DNA的发展轨迹中研判历史与未来、过去与现在城市景观发展的契合点,体现景观历史的演进性;关注景观形成的城市社会、经济、环境背景而非景观物质空间本身,体现景观的整体性多角度思维;从核心文化景观价值导入对城市景观空间意象的认知,并强化对特色景观要素的系统性把控。

1.1 认知:闽南文化对漳州城市景观价值的影响

    2007年6月9日文化部正式批准设立了中国第一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包括福建的泉州、漳州、厦门三地。闽南文化的根本属性是移民文化,因此在厦漳泉的城市空间中,受到中原文化传播的传统农耕文化和海洋经济影响的外来海商文化的双重影响,其建筑、宗教(族)寺庙、书院、古城格局等,均体现出极大的兼容性、包容性和开放性的空间与建筑特色。

坊、大厝、五脚距(骑楼)、竹篙厝、南洋番仔楼、油标砖(烟炙砖)、“燕尾脊”等等许多方面皆有体现。

    通过对闽南文化影响下的漳州人文精神及其在城市空间、建筑表现形式方面的探索分析,我们认为:在新时期城市景观营造中,与地方固有人文精神相契合的城市空间应是精明增长的,体现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和中西文化的兼容并蓄。

image002.gif

image003.gif

1.2 理解:漳州传统城市空间意象

    漳州位于福建省南部,属亚热带地区,气候温润宜人,是中国东南部的“鱼米花果之乡”。它地处九龙江平原,九龙江入海口上游,“山、海、江、川”密集,山脉绵延,兼具山水之美、田园之美、村城交错之美,花果满飘香。从唐贞元二年漳州城市定州龙溪发展至今的1200余年中,一直保持并延续着“一江碧水映古州,十里青山半入城”城景互融的景观格局。

    漳州从选址定州龙溪到民国前拆除城墙,尽管城墙屡经兴废变迁,但一直以唐贞元二年的初设城池结构为架构,以清朝顺治年间遗留至今的古城结构为传统城市空间意向研究的基础,它们是漳州历史文化名城发展的根与魂。漳州古城市布局体现了中国道家顺应自然和儒家“致中和”思想的结合,其城市意象具有理性中的感性气质,主要表现在:重风水,即城市布局以大山水为背景,小山水为依托,外城依山就势,内城傍水而筑; 重礼制,即崇奉传统礼制“择中”思想,形成以漳州衙署为城市中心的中轴布局;重自然,即外城顺应山水走势,内城以桥带门、以河带城;重文风、系宗族,城中遗留了大量的文庙、书院、寺庙、祖厝等;小尺度,即受到气候条件影响而形成了围合式、大出檐、小天井、小窗的相对小尺度空间和建筑形式。

image005.jpg

image006.gif

    在传统建城思想影响下,漳州形成了 “天宝紫芝奠于后,丹霞名第拱于前,一水清流,列峰秀出,两山拥翼,二江襟带”(清《漳州府志》)的历史空间格局并延续至今,也奠定了以自然为核心的风貌景观控制思路。尽管未来漳州在国家海西经济区战略和厦漳泉都市区一体化发展思路指引下,城市将从枕山襟水的古城风貌向靠山面海的大山水现代化城市风貌演变,但延续传统城市“以自然为核心”的空间意向,将成为贯彻始终的建城理念。

 

1.3 审美:中国传统山水美学与“漳州八景”

    漳州城市依江而建、因江而兴、拥江而立,九龙江是漳州的母亲河,在城市整体景观风貌中占据着最为重要的地位。九龙江西溪,宛如一副展开的山水城市画卷,既不断描绘着这座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也例证着漳州城市从枕山襟水的小城市向靠山面水的大都市的演变历程。以九龙江为主线,秉承中国传统山水审美价值的“漳州八景”,通过九龙江串联起来,既相对集中又合理分散,突出了漳州山水城文化空间的层次性、递进性和丰满性,表现了九龙江两岸的自然风景之美,以及在自然美中蕴含的人文化、艺术性;在空间层次上则表达了城外美景与城内活动的相互渗透关系。

    透过“漳州八景”,我们看到了漳州传统城市在九龙江岸“繁华隐于市、山水映古城”的风貌特征,更对未来城市如何以九龙江为开敞视角,协调重要区域与背景山体、前景水体之间的过渡关系,从中得到启示:1、以九龙江为主轴的组团式城市发展结构将成为九龙江“章回体”文化展示的段落,既具有相对独立的空间结构和特征,又与历史八景形成内在的文化关联性。2、以九龙江为重要开敞界面看漳州,应成为以自然为中心、以建筑为衬托、形散神聚的空间长卷。3、在尊重中国传统山水美学特征基础上,融合西方审美理念,形成开放与内敛兼具的空间风貌。4、九龙江岸漳州城具有繁华隐于市、古城“匿”于山水的风貌特征。

 

1.4 景观发展定位与控制框架

    通过对漳州人文、景观和空间要素的分析,我们认为与漳州文化相契合的漳州城市空间应该是:礼(制)、宗(缘)、含蓄的人文之美与俊秀、大气、灵动的自然之美的完美结合。在以移民文化和海洋文化为依托的大文化背景下,漳州体现了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文化包容性,从文化角度认识漳州城市空间,应关联于一个“合”字,既包含着对传统文化的尊重,也容纳着对当代文化的包容。基于此,规划研究提出了漳州“景观四线”控制的基本框架:即塑造与山水融合的城市整体风貌,与文化契合的街巷滨水景观;引导多元复合的区域节点风貌特色,和中西璧合的建筑风貌特色。

 

2、规划策略——城市“景观四线”的宏观导控

    在挖掘城市特色本质、明确景观定位的基础上,规划提出了以文化为引领,以问题为导向、以展现城市定位为目标的“景观四线”规划策略,在规划过程中进一步强调城市发展的文化脉络及其与景观构成的关联性分析,尊重城市发展的动态性和时代背景下的接受美学观,使传统东方审美与现代的西方审美有机融合。围绕当前城市景观发展中的核心问题确立规划重点,并突出宏观层次对景观总体风貌的把控,和中观层次对景观控制要求的细化和量化。同时,遵从新时期“以水为脉、以绿为韵、以文为魂”的建设要求,在规划中秉承彰显闽南文化特色、保护山水格局、保持水网绿脉肌理的原则。

2.1 塑山水融合之城——城市风貌天际线控制

    规划提炼漳州传统山水空间之精髓,融发展之诉求,结合城市空间发展中的限制要素和引导要素分析,提出了继承大山水格局、延续 “章回体”城市组团结构、“显山露水,依山傍水”的大山水风貌保护策略。

2.1.1 继承大山水格局

image008.jpg

image009.gif

    透过《漳州府志》所描绘的山水城市格局,其特点表现在“里三山,外三山”与城市间丰富的空间关系,或奠或拱或拥或枕。特别是“列峰秀出”,生动地展现了一副群峰错落直逼江岸、大气而不失俊秀的实体画卷,山体环抱城市并成为各城市组团或区块间的天然屏障。“漳州八景”集中描绘了九龙江边自然环境与人文活动交织的意境,其中龙江月夜和南山秋色重点表达了三湘江边、南山脚下,群山掩映下繁华的城市活动,而圆峤来青、宝峰飞翠和鹤岭晴烟则是对“远山奠于后、列峰秀于前“景色的诗意描绘。因此,为了继承传统大山水格局,整体上提出了景观控制思路:

“隐”——控制以自然为主,人文景观点缀的景观风貌;

“映”——延续“青山半入城” 并为列峰突出江岸留出绿廊,强调城景结合的景观风貌;

“秀”——延续突出的山峰形成绿廊或水田城结合的城市通廊,分隔城市主要功能区块。

image011.jpg

2.1.2延续“章回体”城市组团

    九龙江岸“章回体”结构的一部分,以相对独立的景观风貌表现个自的空间意境,营造漳州新景。 提出“城市宛如列峰秀出江岸,强调纵深层次感”的景观发展要求。

2.1.3山水风貌保护

    山体的存在使漳州城市获得了富有生趣和变化的地势地形,并成为识别城市的重要标志。规划根据山体走势和地形地貌特点,从传统山城空间特征中提炼出“枕、奠、拱、秀、拥”五类空间关系,提出了显山和依山策略,并进一步明确城市高度与山体关系,山体眺望景观通廊控制,城市眺望山体视线景观控制,以及山体周边城市建设控制,山体保护分区控制等各项要求。

image014.jpg

image012.gif

    水系是漳州城市空间演变维系的纽带,“水绕城、城襟水”即护城河环绕、护卫古城,城市以九龙江北、西两溪为左右襟带的独特水城格局不断得到延续、传承与发展,成为漳州城市文化特色的重要标志,是区别于其它城市水系的一大地域特色。为了保护重要景观水体,规划提出了九龙江沿岸的中景山体、风景名胜区山体和山体公园与九龙江水体间的眺望视线景观保护要求,以保证山体眺望视线中,九龙江不被建筑遮挡而不可见。同时强化九龙江两岸空间景观序列控制,和滨水地区空间景观尺度控制。

2.2 理文化契合之脉——街巷滨水景观带控制

    为在保老城建新城的过程中保持并延续传统特色,建立新老城区之间的空间联系和文脉对话,研究通过对传统街巷、水系空间元素生成原因及存在状态的分析,探讨其在当代城市新区中延续的可能性与必要性,以及如何以当代的手法赋予这些街道、水网空间特征有可持续的可能,进而提出新老城区水网街道空间的详细控制要求。

    在对街巷空间控制中,规划首先对传统街巷空间特征进行分析,发现了漳州以街巷式延伸发展的古城脉络,功能与文化影响下的街巷传统界面生成特点,和气候与生活习俗影响下的传统街巷尺度关系。进而动态把握了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中的街巷演变,包括时代变迁与街道生长,技术进步与尺度变化,一级技术和功能主导下的新建街巷和街区肌理变化规律。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修补、缝合与延续相结合的街巷空间控制要求,以从定性、定量两方面出发,达到修补古城街巷、缝合老城街巷、新城街巷特色延续的景观发展目标。

image017.gifimage019.gif

image021.jpg

图6:漳州传统街道空间尺度、界面和分布

  

 image023.jpg

图7:漳州水文化展示框架图                     

    在水网空间控制方面,规划通过水环境特色与水景观分类、水文化要素分布与发展特征分析,提出了“串珠成链、塑漳州新老八景,以湖为核、创多湖耀城胜景, 珠链成面、展多元文化分区”的景观控制策略,提出了“一环、两带、七区、九廊、多湖”的水文化展示框架,通过漳州老景新姿与漳州“新八景”的景观引导,重塑九龙江景观风貌。

2.3 展多元复合之结——重要区域轮廓线控制

    在系统分析研究漳州城市总体风貌格局,山水城空间景观控制体系,以及街巷、水网景观框架之后,规划以漳州古城、圆山东部新城为区域风貌轮廓线控制案例,以九龙江西溪两岸作为开敞性边沿景观案例,以水仙大街为交通形象线景观展示案例,提出了漳州重要区域轮廓线和交通门户形象线控制要点。 如对古城区域轮廓线,提出了保护景观风貌的整体性,保护历史空间的完整性,保持传统格局的延续性,注重与周边地区的和谐性等景观引导要求;对新城区提出了与自然环境景观相协调,延续地域人文景观肌理、特色创新,大尺度空间中通过小尺度建筑集群形成向开敞空间的过渡,激发地区活力和街道界面的延续等景观引导建议等。

2.4 现珠联璧合之意——建筑风貌景观引导

    建筑色彩是人们感受、判断与记忆所处环境的最重要方式之一,它所固有的力量可以激起人们直接而显著的反映,它所表达的文化与习俗含义更是涉及到人们认知、心理、记忆等层面。传统语汇是通过在建筑屋顶、墙身和墙裙三个部分,通过建筑轮廓线、建筑材料、建筑色彩、建筑装饰以及群体建筑布局五个方面予以表达的。在现代建筑中,通过对传统语汇进行“符号化”、“类型化”的抽象转译与运用,使烙印在建筑上的传统文脉得以延续传承。 公共艺术是采用艺术作品、艺术事件、创意化城市家具、艺术化的城市天桥等市政设施以及城市活动等表现形式,通过置身于城市街道、广场、公园、绿地等公共空间内,让人直接感知城市内涵与气质的艺术元素。在城市从规模扩张向品质内涵提升发展的转型阶段,强调城市公共产品的艺术性营造对城市内涵的升级,提炼场所精神,挖掘文化内涵,展现城市气质具有非凡的意义。

    因此,在建筑风貌景观引导中,规划通过提炼漳州城市建筑的色彩特征、传统建筑语汇,引导闽南文化、漳州历史文脉在当代城市建筑和空间艺术发展中的继承与创新,从意象上体现历史与现代的“珠联璧合”。

3、景观规划与管控

    景观规划的最终目的还是要以管理服务为宗旨,为此只有在景观风貌控制的总体定位下探索研究景观定性转化为相对科学合理的定量控制,才能为规划管理和城市景观提升改造提供可操作的景观指导。因此,在漳州景观四线规划研究中,我们建立了并提出了城市景观高度导控体系、街道界面导控体系和滨水界面导控体系,以最大限度地提升规划对建设实践的有效指导。

    在引导建筑高度控制方面,规划将高度影响的因子分为高度提升因子和高度限制因子两类,通过GIS和影响因子权重分析,再基于显山露水、依山傍水、集聚原则、簇群原则和修复原则,提出了城市建筑高度分级与分区控制的总控图则。

image025.jpg

图8:城市建筑高度分区控制图

    在街道和河道的定量分析控制方面,规划以尺度、界面和体量控制为重点,从传统街巷水系尺度空间分析入手,再针对不同类型的道路与河道定性,分别提出宽高比、界面节奏、贴线率、骑楼、腰线等控制要求。

 

4、总结

    漳州市城市景观“四线”规划研究项目是我们从历史、整体和系统角度,以文化视角和动态发展观点研究景观风貌控制的一次有益的尝试;也是试图从传统城市空间中提取DNA特征母题,在城市发展演变中分析DNA的传承与变异,最终推导出未来城市景观的定量化控制要求,即在景观规划中运用“类型学”方法的一次积极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