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ACADEMIC COMMUNICATION
转型发展背景下城市遗址的保护利用研究 ——以杭州市南宋临安城遗址为例

作者:  日期:2015-12-14  字体:【

投稿所室:城市发展与历史保护研究所

作者:华芳 王沈玉

本文是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临安城遗址保护总体规划》的研究基础上形成的。

项目编制单位:杭州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

项目组成员:华芳、陈薇、王沈玉、薛垲、孙凯旋、高群、汤海孺、董卫、诸葛净、卢陈彦、冯耀祖、赵越

该项目获得2013年度浙江省优秀城乡规划项目一等奖

 

 

摘要:城市转型发展为城市建成区的遗址保护提供了新的机遇与挑战。在城市遗址覆盖面广、关联度强、规划衔接难、保护控制要求高的背景下,如何顺应城市转型发展的趋势、正视城市发展的需求、制定保护控制的要求、落实保护管理的措施、体现文化的城市价值是我们迫切需要探索的问题。本文以杭州市中心城区南宋临安城遗址保护规划为例,以转型发展为背景、以保护利用为视角,针对“规划衔接、展示利用、实施管理”三大难题,提出了由“规划衔接与规划引导并举的研究思路、游赏参观与文化体验共融的展示利用、城市转型与遗址保护并重的实施引导”等方面的规划措施。以期通过对城市保护与建设规划体系的梳理与衔接,体现规划的延续性、保护的优先性、实现保护与建设规划的缝合;通过体验式展示利用,提升遗址的观赏性,丰富城市文化内涵,推动城市旅游的发展;通过综合功能的实施引导与复合型管理体系的建立,加强保护措施的可操作性,构建保护利用管理的监管体系。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如何将保护的历史文化资源融入当代城市转型发展,通过文化遗产的保护与文化环境的创造提升城市的品质,将历史资源的保护、历史碎片的展示与城市功能的提升、公共游赏空间的塑造有机结合起来,从积极保护的角度,进一步协调好保护与发展的关系。

关键词:城市遗址;文物保护;展示利用;转型发展

 

 

1、研究背景与挑战

本文所指的城市遗址,是与现代城市建成区叠和的,公布为全国重点文保单位的历史城址,其具有保护压力大,展示利用难的突出特点。如洛阳隋唐东都城、西安隋大兴城、唐长安城、杭州临安城、扬州城等,其中杭州临安城遗址紧邻西湖,具有与中心城区高度叠和的突出特点,在城市转型发展的背景下面临保护与利用的多重压力,迫切需要探讨保护与发展兼顾的有效规划途径。

现有的城市遗址的保护研究多集中在探讨遗址本体保护对象的构成、保护对象的需求,以及遗址的价值评价等方面。城市遗址的展示工程多关注重点遗址片区考古遗址公园的规划建设、城墙遗址的绿化公园建设等,如唐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扬州城墙遗址的保护等。现有的保护规划较少探讨在重点遗址区之外,大面积一般保护范围与建控地带的保护与利用,以及遗址保护规划与城市规划的空间上下互动关系、保护规划的实施,及其可持续保护与利用的和谐关系构建等问题。

image003.jpg

图1 西安及周边地区城址变迁图

image005.jpg

图2 洛阳及周边地区城址变迁图

生态文明呼唤城市转型发展,城市遗址所分布的历史建制老城区的转型发展迫在眉睫,具体体现在:旧有功能转型,从单一的居住、商业功能向复合型的文化创意、休闲娱乐功能转变;空间品质提升,从大拆大建式的旧城改造向逐步整治式的有机更新转变,展现城市空间文脉;文化价值彰显,从画地为牢式的保护展示向可赏可游可感的开放式文化展现转变,形成城市文化体验区。因此,转型发展城市旅游的需求在历史底蕴深厚的城市日渐强烈,城市遗址的保护展示迎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城市遗址的保护如何把握城市转型发展的新机遇?遗址保护规划如何突破旧有保护思路?城市遗址保护工作与保护规划面临着以下诸多问题与挑战。

1.1遗址覆盖面广,类型差异大

典型城市遗址从与现代城市的关系来看,具有空间面积大、行政区划复杂、类型多样以及保护需求各异的特点。通常城址遗址构成包含遗址本体、历史环境要素、背景环境三个层次,其中遗址本体又包括城墙遗址、城门遗址、建筑遗址、水系遗址、道路遗址等。

各类遗址保护需求与侧重各异。建筑遗址的保护侧重遗址本体的考古发掘展示;城墙、道路、水系遗址侧重遗址走向、空间尺度等格局的保护。

1.2价值关联度强,整体保护难

城市遗址价值在于整体格局而非单点遗址,不仅有点状的遗址,还有线状和片状的遗址,突出表现在本体和环境的密切关联。简单的局部保护已无法满足城址类遗址系统性、完整性的保护要求,需要拓展保护视野,着眼于大尺度空间格局的保护控制。

在实际的保护过程中城市遗址整体展示和体验的难度较大,必须突出重点,通过“点、线、片”相结合的方式,梳理出空间骨架,展开有针对性的保护研究。

1.3规划协调度弱,衔接缝合难

城市遗址是现代城市生产生活、经济社会发展活动最集中、最频繁区域,也是各历史时期的遗存在城市空间内高密度、重叠分布的区域,展现了多层次的历史轨迹和文化断面。保护与建设上下空间重叠的特征显著。

因此,城市遗址的保护既有全国重点文保单位文物保护的要求,又有体系完善的城市各类规划的控制要求,包括城市总体规划、分区规划、交通市政公共服务配套等专项规划、以及指导建设的控制性详细规划等内容。这些规划往往自成体系,保护与建设要求各异,缺少规划衔接和缝合工作,如图3。

image006.png

图3 城市遗址保护规划协调关系

 

image010.jpg  image008.jpg
           遗址                      
    城市



图4 城市与遗址的形象对比

 1.4发展需求迫切,展示利用难

    城市遗址所在的城市区域或位于城市繁华的中心城区,或位于中心边缘的城镇建设生活区,具有区位条件佳、环境基础好的优势,同时也具有搬迁难度大、房价成本高、改善愿望强烈、保护限制多的不利因素。

    在城市转型发展需求迫切的背景下,单一保护视角的保护措施无法体现城市发展的基本需求而无法达成共识,往往耽误了重要遗址的保护时机。保护范围直接等同于文物保护用地的机械式保护方式已不适应于城市快速发展的产业功能和用地布局方向,规划需寻求更为综合的遗址展示和利用模式。

 

2、 杭州案例的研究基础

南宋临安城位于今浙江省杭州市的主城区。建炎三年(1129年)宋高宗诏升杭州为临安府曰行在所,以州衙为行宫。绍兴八年(1138年)正式以杭州为都城,称临安。元德祐二年(1276年)元兵占领临安,灭南宋,作为南宋行都共有138年。2001年6月南宋“临安城遗址”被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临安城遗址”是国家“十一五”期间列入保护项目库的100处重要大遗址之一。临安作为中国历史上经济文化高度发展的南宋时期国都,对于研究南宋政治经济和文化,南方都城形制、布局和特点,中国都城制度的发展和变迁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是南方城市遗址的典型代表。

image012.jpg

图5杭州历代城郭图

临安城遗址西临西湖,北至运河,覆盖区域为杭州老城中心区,即现代城市的核心部分,其城垣围合范围面积约11平方千米,城垣外还分布有重要功能区,共计约20平方公里。行政区划涉及杭州市上城区、下城区、西湖风景名胜区,遗址区域跨越世界遗产西湖文化景观的遗产区,一类、二类缓冲区。

临安城遗址是南方因地制宜建城筑宫的代表,与其它城市遗址比较,具有以下特点:

(1)历史城址的空间叠加度高。临安所在的杭州老城区域叠压了隋代、吴越、南宋、元代、明清多个时代的文化积淀,各种保护要求交织,规划协调难。

(2)南宫北市格局独特。宫城位于城南,御街位于宫北,城市道路、城廓、水系走向依存,规划整体空间格局的保护更为重要。

(3)襟江带湖,依山就势。山、江、湖、河是临安城重要的背景环境和城市选址的基础,规划景观环境的保护控制要求高。

(4)考古遗址价值高。现已有重要的建筑本体考古遗址,是唯一一处同时拥有五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文保单位。

但是,目前临安城遗址保护面临以下问题:

整体保护的认识有待统一,从皇城保护到临安城保护,对临安城整体格局保护的重要性认识还不够;考古力度亟待加强,现有考古主要集中在南部皇城区和中央官署区,北部基本未做过考古,亟待制定完备的整体考古计划;地下遗址仍有破坏,已经过考古发掘的地下基址必须进一步妥善保护,上部建筑的建设挖深要严格控制,确保地下遗址不遭到破坏;历史水系侵占严重,大多数内河都已被道路叠压,江南水乡城市的特点已不明显;临安城相关的展示较少,现有的临安城展示都是个别遗址点的展现,整体标识欠缺,不能全面感知临安城。

 

临安城遗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并未公布保护区划,2010年杭州市在多年专题研究的基础上,正式开始编制“临安城遗址保护总体规划”,2012年8月该规划获得国家文物局批复与好评。鉴于保护区划涉及的杭州核心区15平方公里区域内,保护范围仅为20%,大量的区域需要与城市规划紧密结合的弹性控制来实施管控,因此,作为本次保护规划的特色与亮点之一,本文从规划衔接与规划引导并举的研究思路、游赏参观与文化体验共融的展示利用、城市转型与遗址保护并重的实施引导,三个方面总结了如何处理好保护规划与“城市规划、城市展示、城市管理”三个层面关系的主要策略。具体分析如下。

 

3、规划策略研究

3.1规划衔接与规划引导并举的研究思路

3.1.1着眼保护,全面解读上位规划,体现规划的延续性。

image015.jpg

图6西湖文化景观遗产范围与临安城范围关系图

《杭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01-2020)》对临安城遗址所在的老城区域的功能定位是城市旅游商业文化服务中心,并提出老城人口疏解,发展城市旅游的总体目标。在城市总体规划加强旅游服务、旅游休闲、旅游商贸等功能的指引下,推进遗址保护的同时,引导城市土地资源的合理利用,成为保护规划与城市规划最佳的契合点。

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是基于整体保护理念的系统保护,《杭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03-2020)》已提出了临安城遗址的重点片区——皇城遗址、太庙-三省六部遗址、德寿宫遗址三个地下文物重点分布区。保护规划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讨由局部保护到格局保护的现实路径。

世界遗产西湖文化景观从景观角度对其东岸的城市空间提出景观控制要求。临安城遗址恰位于西湖东岸,两者相互依存、相互助益、相得益彰。两者在协调一致的基础上,临安城遗址的保护对西湖文化景观的城湖和谐关系提出了更高的保护要求,即将遗产区纳入了保护规划环境控制区内,加强南宋文化遗迹的挖掘保护,加强对地下遗址的考古、保护、环境协调等要求。

 

3.1.2系统梳理,全面分析相关专项规划,实现规划的缝合

南宋临安城遗址覆盖城区面积为809.58万平方米,占75%;覆盖西湖风景名胜区面为269.17万平方米,占25%。可操作的遗址保护总体规划不能无视已经存在并执行的城市与景区两套规划体系,需要在解读区域内市政、交通、景观、建设控制等各类专项规划的基础上,从城市遗址保护的角度,针对专项,提出新的保护控制要求,实现规划的缝合。以道路交通规划为例分析如下:


1114.png

另外,基于道路空间肌理的保护与老城交通拥堵的问题,保护规划结合交通规划理念,具体提出在临安城遗址范围内如何发展公共交通,形成以地铁线、公交巴士游览专线、慢行步道、公交换乘为一体的城市与游览公共交通网络,并在此规划策略的基础上,一方面梳理了轨道交通站点与遗址保护的关系,确保大开挖的站点避开遗址保护范围(如图8),另一方面充分协调遗址保护与公交设施建设的需求矛盾,提出了交通设施与保护区划的适建关系(如表1)。城市道路交通规划与遗址街巷格局的保护密切相关,首先,保护规划以历史地图和文献研究为基础,结合现有道路走向的研究,对城市遗址格局性的道路以及保存较好的非格局道路展开了分类研究,在格局、肌理和尺度等方面提出分类控制要求,以便落实于控制性详细规划(如图7)。


QQ图片20151215165119.png

1449717513220125FeKP.jpg

image031.jpg

图8地铁建设与临安城遗址保护区划关系图

          图9景观格局控制图

注:适建为√,限建为○,禁建为×

 

3.1.3景观分析,提出基于景观格局控制的建设控制要求,体现保护的优先性

基于“山、湖、城”历史与现代空间关系的比较分析,规划提出临安城整体格局保护的要求(如图9),强调突出城墙轮廓,展现腰鼓城的形态;突出山水环境,贯通城址内历史河道;强化城市南北主轴线御街,延续历史道路的空间肌理与骨架网络。

image033.jpg

图10 建设控制地带内某地块视线分析图

从城市重要景观视点角度出发,规划通过对城市制高点的景观分析,对临安城重要的历史道路、水系等景观廊道、标志节点以及景观界面提出控制要求。又从遗址历史环境的角度出发,将建设控制地带分为建筑遗址周边的建设控制地带,城墙、道路、水系两侧的建设控制地带以及山形地势等历史环境的建设控制地带,实施了通则与分类结合的控制方式,在通则中规定了考古勘探、建筑体量、风格、色彩、地下空间建设以及建设工程报批的普遍原则,针对环境敏感的区域,提出了建筑视线夹角控制的要求(如图10),确保遗址周边整体空间景观的协调。

 

3.1.4面向实施,积极探索与城市控规衔接的落实途径,实现保护的可操作性。

与临安城遗址保护区划相关的控规单元8个,其中城区5个(小营紫阳、湖滨清波、复兴单元、武林天水单元、艮山潮鸣单元),景区3个(凤凰山景区、吴山景区、环湖景区)。为了让保护规划的用地控制更为明晰,更好地落实实施,城市遗址保护规划首次引入功能适建性表,明确了对重点保护区的绝对保护,对一般保护区的保护展示与适度利用,对建设控制地带的功能景观引导,对环境控制区的限制要求,并通过各类保护区划的适建、限建、禁建用地功能类型加以直观表现,见表2。

保护规划从保护视角,对用地功能、道路交通、人口密度等内容的分析研究,实现了对单元控制性详细规划的编制引导,将保护规划的思路导向与城市规划衔接,加强了保护规划的可操作性。


182902.png

3.2游赏参观与文化体验共融的展示利用

3.2.1转变思路,弹性引导城市遗址在城市空间中的展示,丰富城市的文化内涵

image041.jpg

图11 临安城遗址保护区划图

保护规划以临安城遗址城垣范围内建设须先行考古为前提,遵循弹性控制的原则,构建了“重点保护区、一般保护区、地下文物埋藏区、建设控制地带、环境控制区”等多层级的区划保护体系,以及与之向匹配的“点、线、片”结合的空间控制策略,整体构建以“皇城遗址”为核心,“三省六部、德寿宫”等五个重要遗址片为骨架,道路水系网络等历史格局为血脉,散布遗址点为血肉的城市遗址保护体系(如图11)。

与保护区划结合,提出了重点保护区以遗址公园为导向的保护展示;一般保护区以遗址公园、文化配套为导向的保护展示;其他地区以考古与专家论证为基础、结合城市发展的保护展示思路。从而构建了主次有别、灵活多样、弹性引导的展示方式,既利用遗址丰富了城市的文化内涵,又为保护规划的实施争取了更大程度的支持。

 

3.2.2注重体验,倡导场所体验式的遗址展示与利用,推动城市旅游的发展

    临安城遗址现有的展示利用方式较单一(如图12),城墙、城门、道路、水系等格局的考古发掘及遗址展示欠缺,场所感较弱,观赏认知度低,整体游览组织和游线联系缺少。规划针对这些问题转变思路,从画地为牢式的封闭式保护转变到引领参观的体验式保护。

临安城遗址的规划展示方式与手段灵活和丰富,对于已考古发掘的遗址可采用遗址展示和模拟展示的方式,建设考古遗址公园;对于未考古发掘的遗址,可采用标识展示的方式,通过标识、色彩、声音、灯光、公共艺术等表现手法意象性地展示。同时,规划通过多样化的展示线路将展示点串联,有临安城格局风貌展示路线、皇家礼仪路线、各时期认知城市积淀路线以及山水城郭游线等。整体形成有场所感和认知度的全方位、体验式的遗址展示空间(如图13),推动城市旅游的发展。 

2523.png

image061.jpg

图14 临安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示

 

3.2.3虚实并重,原真展示与非物质文化演绎展现结合,提升遗址的观赏性。

临安城遗址展示的内容不仅限于遗址本体的保护对象,还包含南宋传延至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杭州相当多的非文化遗产形成于或兴盛于南宋。规划将历史遗存点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空间载体,将物质文化遗产原真展示与非物质文化演绎结合,展现南宋的民俗、民间传说、传统戏曲、杂技、技艺等,使遗址展示更具观赏性和生动性(如图14)。以民间传说为例,展示方式如下表3。

20151216183013.png

3.3城市转型与遗址保护并重的实施引导 

3.3.1公共开放,实现保护展示与功能提升转型的共赢。

保护规划针对遗址覆盖的老城区受到西湖景观、历史保护等诸多限制,缺少“增量空间”,且近期搬迁疏减难度大的实际情况,通过土地利用规划与展示规划,实现“保护区的功能限制与展示工程引导”,并进而实现对现有城市空间与“存量空间”的有效利用。

针对遗址的保护范围内应搬迁的工业项目,如三省六部所在的杭州卷烟厂,保护规划一方面提出明确的搬迁与遗址展示要求与景观控制要求,另一方面明确土地性质可以在遗址公园的基础上兼容文化展示、文化产业等功能。从而避免了“死保护”、“保护死”。规划实施,可以搬迁后在考古基础上展示遗址,保留部分建筑作为文化产业设施,构建可游、可业,功能复合的活力区。

针对遗址保护范围内封闭的居住建筑功能区,如太庙北的五府片区,保护规划明确不得新建扩建居住功能,提出了居住疏减、文化展示的要求。规划实施可以在具备发掘条件的区域开展考古,在历史街区与多层民居密布的“二十三坊”居住区,采用空间功能转换的方式,构建商住结合的文化体验区,实现遗址区底部空间的开放性。

image063.jpg image065.jpg

封闭空间

image067.jpg image069.jpg

开放空间

图15 二十三坊一期整治情况图

 

 

3.3.2考古前置,构建多学科多部门的研究保护与管理审查体系。

临安城遗址覆盖面广,在保护区划尚不明晰的情况下无法设置专门的保护机构,因此,现仅由杭州市园林文物局下属处级单位“南宋皇城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凤凰山管理处)负责皇城遗址的日常保护管理工作,而其它重要遗址片、城墙、道路、水系遗址尚无专门机构负责保护监管。

image070.png

图16 临安城遗址管理体系图

本次保护规划根据临安城实际情况,提出了一整套的保护、研究、管理、评估体系(如图14)。一方面,要恢复组建临安城遗址考古工作队(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由中科院建立),开展主动考古与研究工作,加强对遗址整体保存状况的科学认知。一方面,以本次保护规划为基础,设立独立管理机构负责临安城遗址区域的遗址保护、管理维护、文物收藏和展出等日常工作。另一方面,建议成立由历史、地理、文物、考古、规划、建筑等各界专家组成的专家咨询委员会,对临安城遗址范围内的各项保护工程开展论证,并监督保护工作的实施。此外,规划还提出了临安城范围内非保护区建设项目特有的“考古前置”的土地出让与审批机制(如图17),以协调解决地下遗址存留的不确定性与项目规划建设条件的确定性之间的关系。

image071.png

图17 临安城遗址工程项目审批机制

 

 

 

4、结语:

城市遗址曾受到旧城改造运动的较大破坏,又由于分布散、观赏性差,本体保护长期受到漠视。本文以规模大、保护与建设矛盾突出的杭州临安城遗址保护为例,以城市转型发展为背景,针对保护规划编制过程中面临的“规划衔接、展示利用、实施管理”三大难题,探讨了“基于城市各项规划衔接、重视保护展示实施引导、强化管理保障体系构建”的新型城市遗址保护利用思路。以期构建“积极保护”的思想,从文物的单一保护转变到推动城市的有机更新与转型发展,从而为构建可持续的城市遗址保护与发展之路做了一些有益的探索。

 

 

 参考文献

 

1 陈同滨.中国大遗址保护规划与技术创新简析[J].东南文化2009(2).

2 张忠培.中国大遗址保护的问题[J].考古2008(1).

3陈稳亮.大遗址保护中的弹性规划策略研究——基于雍城遗址保护的思考[J].城市发展研究2009(8).

4 樊海强,袁寒.大遗址保护与利用互动发展新模式——汉长安城保护与利用总体规划 [J].规划师2008(2).

5 马秋芳,赵荣,杨新军.城市大遗址的土地利用规划[J].城市问题2009(11).

 

作者简介

 

 

第一作者简介

 

姓名:华芳

性别:女

出生年月:1975年10月

最高学历:硕士

工作单位:杭州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职称:高级工程师

职务:城市发展与历史保护研究所所长

 

 

第二作者简介

 

姓名:王沈玉

性别:女

出生年月:1984年2月

最高学历:硕士

工作单位:杭州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职称:工程师

职务:规划师

 

所投稿件原创性声明

 

我们声明所呈交的论文是在实践项目中总结取得的研究成果。尽我所知,除了文中特别加以标注的地方外,论文中不包含其他人已经发表或撰写过的研究成果。

 

稿件标题

 

转型发展背景下城市遗址的保护利用研究——以杭州市南宋临安城遗址为例